首頁  >  新聞發布  >  評論 > 正文
數據要素市場為經濟發展注入新動能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0-05-12

當前全球經濟增長乏力,但數據作為生產要素的重要作用日益凸顯,以數字經濟為代表的新經濟成為經濟增長新引擎。生產要素是不斷演變的歷史范疇,土地和勞動力是農業經濟時代重要的生產要素。工業革命后,資本成為工業經濟時代重要的生產要素,并且衍生出管理、技術等生產要素。隨著數字經濟時代的到來,數據要素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引擎。數據是新的生產要素,是基礎性資源和戰略性資源,也是重要生產力。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健全勞動、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數據等生產要素由市場評價貢獻、按貢獻決定報酬的機制”,首次將數據列為與勞動、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并列的生產要素。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的《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進一步提出,加快培育數字要素市場,充分挖掘數據要素價值。為此,需要在了解生產要素演變規律的基礎上,認識數據作為生產要素的重要意義,采取有針對性的措施,推動數據生產要素市場的有效發展。

生產要素是不斷演變的歷史范疇

從歷史演變的規律看,生產要素的具體形態隨著經濟發展不斷變遷。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生產要素處在不斷再生、分化的過程中,每種生產要素的地位和作用也在不斷發生變化。一些在生產過程中占據重要作用的生產要素,在此后的生產過程中作用逐漸降低,而另一些在生產過程中只是起依附作用的生產要素,逐漸上升為具有決定地位的生產要素。

在農業經濟時代,經濟發展的決定性生產要素是勞動和土地,傳統農業經濟增長主要來源于勞動和土地這兩種生產要素的增加。雖然在傳統農業經濟中也有農耕工具等物質資本,但它們主要是由農民自己生產,因此在傳統農耕時代,資本并非重要的生產要素。

18世紀中葉,第一次工業革命的爆發拉開了人類社會工業化的序幕,使英國等資本主義國家實現了由傳統農業經濟向工業經濟的轉變。第一次工業革命最重要的標志是蒸汽機的廣泛應用,“機械化”是其基本特征。在工業經濟時代,機器生產取代了人力。因此機器設備這一物質資本要素取代了土地和勞動,在工業生產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資本”成為決定經濟發展最重要的生產要素。

19世紀下半葉,西方主要工業國家爆發了第二次工業革命,“電氣化”是其基本特征。在第二次工業革命的推動下,企業家開始從普通工人中脫穎而出,“管理”和企業家才能對企業的盈虧起著日益重要的決定作用,“管理”在資本之外成為一個獨立的生產要素,對生產發展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二戰后,西方主要資本主義國家興起了第三次工業革命。這次工業革命涌現出信息、新材料、生物工程等一大批新技術。在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推動下,科技成果從資本要素中獨立出來并能有償轉讓,“技術”成為決定經濟發展的重要生產要素。

20世紀末期,數字革命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悄然興起。近年來,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云計算等新興技術的發展,數字要素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引擎。與數據相關的新業態、新模式迅速崛起,它們為傳統經濟注入新動能的同時,也加速推動國民經濟越來越“數字化”,“數據”成為日益重要的生產要素。

數據要素是推動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數據要素作為數字經濟最核心的資源,具有可共享、可復制、可無限供給等特點,這些特點打破土地、資本等傳統生產要素有限供給對經濟增長推動作用的制約。與土地、資本等傳統生產要素相比,數據要素對推動經濟增長具有倍增效應。

降低經濟運行成本。數字要素市場可以通過降低搜尋成本、復制成本、交通運輸成本等降低經濟活動成本。數字要素市場有助于消費者更容易購買到符合自身偏好的商品,可以降低消費者搜尋成本。雖然數據生產的固定成本很高,但數字復制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可以大大降低復制成本。數字經濟大幅度拉近商品供需雙方的距離,重塑本來受距離約束的經濟活動,大大節約了交通運輸成本。

提高經濟運行效率。數字經濟可以依托數字技術,從國民經濟運行到自然資源利用,從宏觀經濟運行到微觀企業管理,一切信息皆通過數字化技術,以數據形式實時傳輸與處理,從而大大提升經濟運行效率。

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在數字技術不斷革新的基礎上,通過數字技術與傳統產業的深度融合,促進企業在精準營銷、個性定制、智能制造等方面的創新能力不斷被激發,引起產業在生產模式、組織形態和價值分配領域發生全面變革,不斷提升產業鏈和價值鏈,從而實現產業結構轉型升級。

提升政府治理效能。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為支撐,重塑政府信息化技術框架,構建大數據驅動的政府服務平臺,政府部門通過數據平臺履行公共服務、共享信息、輿情管理等職責,公共事件的事前預警、事中反應和事后處置等各個環節,均由數據和數據智能來提供高效服務,從而不斷提升政府治理效能。

數據的生產、加工和利用,不僅推動了經濟社會各領域加速變革,顛覆性地改變了人們生產和生活方式,還使自身發展成為一個龐大產業。統計顯示,2019年我國數字經濟總體規模達到35萬億元,占GDP比重超過三分之一。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數字平臺在降低疫情沖擊方面體現出獨特優勢,在物資流轉、復工復產、穩定就業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以在線辦公、醫療、教育、餐飲等為代表的數字經濟增長迅猛。比如,以互聯網醫療為代表的無接觸式醫療呈現爆發式增長,疫情期間京東健康的日均在線問診量達到10萬人次,阿里健康每小時的咨詢量近3000人次。

加速釋放數據要素市場紅利

雖然我國數據要素市場發展迅速,但與土地、資本等傳統生產要素不同的是,數據是一種新型生產要素,對于這一要素的市場化配置規律的認識仍處于探索期,在數據的產權界定、開放共享、信息安全、數字基建等方面都存在諸多有待探索的議題。培育發展數據要素市場,加速釋放數據要素市場紅利,要堅持政府引導和市場機制相結合,從以下方面著力推進:一是要明晰數據要素產權界定。目前,我國法律對數據產權的歸屬、類型和結構界定規則仍然比較模糊。要通過立法形式,從數據的收集、挖掘、利用、共享和交易等環節對數據產權進行認定,加快制定數據產權界定的實施細則和辦法。二是要提升數據開放共享水平。要加快打造政府經濟治理基礎數據庫,著力解決各機構、各區域條塊分割問題,形成數據要素市場建設合力,實現區域間和機構間共享數據要素。三是要強化數據信息安全。海量數據在收集、存儲、流轉和利用過程中,容易受到非法勢力攻擊和竊取,造成數據泄密。要積極研發和推廣防泄露、防竊取等大數據保護技術,制定數據隱私保護制度和安全審查制度,完善數據分類分級安全保護制度。四是要著力加強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加快5G網絡基站、大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同時加大對傳統基礎設施的數字化改造力度。(戴雙興)

【責任編輯:語謙】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摩登彩票 天水市 永康市 成都市 商洛市 大庆市 镇江市 临夏市 阜新市 巴中市 萍乡市 崇州市 邓州市 平度市 河津市 台中市 衡水市 明光市 凤城市 吉林省 石首市 龙海市 黄石市 叶城市 都匀市 武穴市 朝阳市 青岛市 凤城市 葫芦岛市 仙桃市 合肥市 孝感市 邢台市 兴城市 平度市 利川市 洮南市 信阳市 常州市 宁国市 南阳市 徐州市 北宁市 邢台市 鹿泉市 池州市 北宁市 台中市 华阴市 延吉市 铁力市 兴城市 淮安市 汉川市 东阳市 焦作市 西安市 佛山市 潍坊市 甘肃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