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發布  >  央企聯播 > 正文
【責任央企在行動②】國家能源集團:告別“煤黑子” 黃驊港變了樣

文章來源:國家能源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發布時間:2020-05-13

    編者按  當前,疫情之下,央企正勇挑大梁,發揮國民經濟“穩定器”“壓艙石”的作用,同時自覺履行責任央企的擔當,與社會各界一起攜手共克時艱。近期,多家央企發布2019年社會責任報告,從環境保護、協調共贏、脫貧攻堅、一帶一路等方面向社會民眾及利益相關方披露“硬核數據”及特色案例,多角度立體展示央企在履行社會責任上的生動實踐。國務院國資委網站推出“責任央企在行動”系列報道,今天為您帶來第2篇——《國家能源集團:告別“煤黑子” 黃驊港變了樣》。

近40年,中國散貨港口一直延續著傳統生產工藝。在今天這個飛速發展的信息時代,散貨港口固守的傳統理念與工藝成為困擾企業發展的“瓶頸”。國家能源集團黃驊港務有限責任公司沒有困囿于此,而是敢為人先,依靠科技強港興港,煤塵源頭治理,顛覆了人們對煤港的傳統認知。

4月27日,隨著明州57輪滿載離港,黃驊港務公司首次全流程自動化裝船作業試驗成功落幕,標志著黃驊港在煤港智能裝船領域實現重大技術突破,填補世界散貨港口自動化裝船作業技術空白。

沒有一蹴而就的成功,只有日積月累的堅持。全流程自動化裝船技術的成功突破,離不開多年來黃驊港務人堅持智能港口建設的信心與不懈追求。

科技創造奇跡,黃驊港就是個鮮活的例子。

昔日,淺灘泥海、苦海延邊的黃驊港如今已成為巨輪穿梭、魚躍鷗飛、波涌如畫的中國散貨港口智能化建設的標桿企業。

煤塵源頭治理,顛覆了人們對煤港的傳統認知;

生態水系建設,開辟了煤港水循環系統建設新領域;

全流程自動化裝船作業,開啟了中國散貨港口智能新紀元……

建港僅僅20來年,800多名職工的小體量港口,2016年完成煤炭下水量1.736億噸,躍居全國第一;2017年吞吐量首次突破2億噸大關,之后連續3年吞吐量破2億,全員勞動生產率、人均利潤兩項指標穩居國內港口企業之首。

一張張亮麗的成績單,無不“敘述”著黃驊港務公司科技興港的傳奇故事。  

變革——深藏在血液里的創新意識

黃驊港注定是一個創造奇跡的地方。黃驊港位于河北省黃驊市。黃驊市因紀念抗戰英雄黃驊而得名。

建港之前,歷經8年選址的坎坷之途,黃驊港最終以陸運距離最短的絕對優勢在眾多競爭中脫穎而出。

建港之初,黃驊港的建設前輩們用卓越的智慧和無畏的奮斗精神首創了粉砂淤泥質海域建港的先例,為后續國內其他相似地質建港提供了可靠依據和成功經驗。

建港之后,黃驊港矢志不渝創新創造,譜寫著港口建設的奇跡。

三、四期工程建設有兩項重大突破,打破了常規創造中國煤炭碼頭新工藝。儲煤方式由傳統的堆場改為筒倉群,且48座筒倉實現互聯互通;碼頭建設采用雙側泊位設計,形成了我國首個“碼頭雙側靠泊作業”的創新工藝。兩項重大改革,節約碼頭建設成本15億元,裝船作業效率提高了10%,配員相對傳統工藝減少1/3左右。

創新帶給黃驊港實實在在的收益,同時也把創新的意識深深滲入黃驊港人的血液里。  

如今,黃驊港已經成長為擁有13臺翻車機、48個筒倉、8臺堆料機、2臺堆取料機、16臺取料機、120個堆場垛位、13臺裝船機、17個裝船泊位、年吞吐量2億噸的中國第一煤炭下水港。

然而,黃驊港從未自滿于吞吐量不斷地增長,而是放眼于長遠發展。

煤港污染問題一直被詬病,煤港想要生存發展必須徹底解決這項世界難題。

一線操作崗位的職工除翻車機司機外都在機械設備上工作,高空危險、工作空間狹小、噪音大、機械顛簸、冬天寒冷夏天炎熱、喝水難上洗手間更難……這些是無法得以徹底改善的職工工作狀態。而因人員技術差異造成的作業質量參差不齊更是無法避免。  

設備生產流程逐漸復雜、客戶的要求越來越高,繼續固守傳統煤港工藝很難滿足越來越高的需求。

面對這些毫無經驗可循的一項項重大難題,黃驊港不等待、不退縮,沉下心想辦法解決難題。

激活——勇做時代的橋頭堡

壓力就是最強大的動力。“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黃驊港認真踐行“兩山”理論,把煤塵治理作為首要任務。

為結束“煤黑子”的說法,自建港以來,黃驊港先后投入多種除塵抑塵設備卻無法根治煤塵問題。黃驊港人毫不氣餒、堅定信心,以科技為手段來解決源頭問題。煤港屬于小眾企業,國內沒有專業的主攻團隊。黃驊港就將自已的技術力量凝聚在一起,建成專業的科研攻關團隊。

事實證明,實干成就夢想。多少煤港人的環保夢,因為黃驊港的決策而得以實現。經過夜以繼日的反復研究論證,黃驊港最終確定了從源頭治理煤塵污染的方案。不久,翻車機本質長效抑塵技術應運而生,實現一次灑水全流程的煤塵近零排放的煤港新目標。 

長長的運煤列車被緩緩牽引至翻車機房,到達預定地點,4節車廂同時翻轉至160度,320噸煤炭瞬間被卸入煤坑,但看不到煤塵在強氣流下升騰。該公司設備管理科科長汪大春說:“本質抑塵系統實現了精準噴灑水霧,讓每一粒煤炭與水均勻混合,達到合適的含水量,從轉運全程的源頭實現有效地抑塵。” 

即使站在翻車機房上方的觀看臺上近距離觀察,也感覺不到煤塵的存在。該公司設備保障中心一級師穆霄剛說:“翻車機房內粉塵濃度過去每立方米是10mg至20mg,現在平均不到1mg,遠低于國家標準(12mg/?)。過去翻車機房底層屬于防爆區域,現在黃驊港的翻車機底層已被劃為非防爆區域。”該技術一舉拿下三項國家專利,并獲得第45屆日內瓦國際發明展金獎。 

長效抑塵技術的成功研發,進一步激發了港口科研團隊的活力。隨后,皮帶機洗帶裝置、堆料機大臂灑水裝置、粉塵制餅等一系列的抑塵技術相繼完成,形成了覆蓋煤炭裝卸作業全過程的粉塵防控體系,實現了港區粉塵全面受控。 

2019年,黃驊港順利通過國家3A級景區驗收,在煤港中率先建成工業旅游景區。同年,在新華社和交通運輸部水運科學研究院聯合發布的《中國港口高質量發展報告(海港篇)》中,黃驊港綠色安全評價在全國22個沿海主要港口中排名第一。

解碼——開啟中國散貨港口智能建設新紀元

煤港的發展史中,黃驊港必會留下濃厚的一筆。中國散貨智能港口的建設紀元,從這里開始。

2016年,黃驊港務公司啟動智能化改造項目,一二期堆場智能化改造順利完成,散貨港口智能化作業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

然而,更大的挑戰還在后面,想實現全流程智能作業就要解決作業最后一環節——裝船機智能化改造。

雖然我國集裝箱碼頭自動化作業已相對成熟,但散貨裝船與集裝箱裝船工藝研究方向和難點差異巨大,國內散貨碼頭的裝船智能化技術一直處于空白。

散貨流動性大,裝船過程中存在不確定性也會隨之增加。煤炭裝船作業要將煤炭裝入船艙內部,且不說來港的船舶本身千差萬別,船艙環境更是沒有統一的標準可循。定位成了改造過程中的重點和難點。

一次達不到最好效果,就分步實施。黃驊港采用了接力的方式,先把裝船機現場作業改造成為遠程作業,解決職工工作環境問題;再將遠程作業改造成為智能裝船。

2019年6月,裝船機司機全部由海邊20米高的“鐵房子”搬進了寬敞明亮的辦公樓。“現在想喝多少水就喝多少水,再也不怕上廁所了。”裝船機司機韓永旺難掩歡喜之情高興地說。韓永旺介紹,過去在裝船機上工作有高二十幾米,上下不方便也不安全,而且冬天冷、夏天熱,在不足5平方米的鐵皮房子一待就是十幾個小時,連個活動筋骨的地方都沒有。現在在辦公樓里,不僅冬暖夏涼,還有休息室、茶歇間、閱讀室、健身房。過去的藍領真正享受到了白領的待遇。

當然,這些還不是黃驊港最終的目標,遠程裝船的成功僅是第一步。進一步降低職工勞動強度,提升作業效率與作業質量,推動散貨港口智能化建設進程,一步一步,黃驊港繼續向前。

點擊鏈接 直達專題

【責任編輯:趙藝涵】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摩登彩票 天水市 永康市 成都市 商洛市 大庆市 镇江市 临夏市 阜新市 巴中市 萍乡市 崇州市 邓州市 平度市 河津市 台中市 衡水市 明光市 凤城市 吉林省 石首市 龙海市 黄石市 叶城市 都匀市 武穴市 朝阳市 青岛市 凤城市 葫芦岛市 仙桃市 合肥市 孝感市 邢台市 兴城市 平度市 利川市 洮南市 信阳市 常州市 宁国市 南阳市 徐州市 北宁市 邢台市 鹿泉市 池州市 北宁市 台中市 华阴市 延吉市 铁力市 兴城市 淮安市 汉川市 东阳市 焦作市 西安市 佛山市 潍坊市 甘肃省